凌碧诗

当他晚年坐在炉火边给孩子们讲述这一切的时候,他本人就是故事的一部分。


我 一条秋裤外面再套一条裤子这种穿法

已经从17摄氏度

穿到零下七度了……



存在主义可以说是很符合了

务实主义和理性主义大概就是用来把我栓在地面上的…


羽绒服口袋里

一块化掉的糖和六元钱


老师

您对我

是哪里来的信心【强颜欢笑


下周一又要perform又要lead discussion

这样对待一个语死早的国际生真的厚道么??





Gillian又来虐狗了

今天是天鹅夫妇

marina abramovic



Matin: Life is so hard.

Mark: Well. Just keep in mind how much harder it would be.



我真的觉得Mark很魔性

褒义的

(虽然我不确定有没有这种用法但是

“很有魔力”看起来就很马猴烧酒……)

我就在下课出教室前听到

他用他超有辨识度的上挑的语调

轻飘飘地说出这句算不上沉重但绝对不轻松的话

突然感觉很扎心又莫名觉得很踏实

 能把这句话说出这种感觉的大概只有他了吧


自由的尽头是永恒。


——致那个在西雅图偷飞机的人


天呐尼金斯基又是怎样一位神仙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