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碧诗

当他晚年坐在炉火边给孩子们讲述这一切的时候,他本人就是故事的一部分。

夏天是在哪一刻结束的



 

AmyD

2018.09.16 12:11

弹到summer临近结束重回第一乐段的时候突然很想哭。同样的旋律,仿佛一切回到起点。只是我们竭力追寻,却再也回不到记忆中的那个夏天。

 


Rien.

今天发生了什么9/5/2018




“我能和你说点事吗?这几天发生了一些事情搞得我心里好难受。”



“你等等,我去把灯光的颜色调一下。

“还是调成白光吧,黄光看起来太惨了。

“光是暖的,心是冷的。

“白光就好了很多。冷峻决绝倒也痛快些。


“好了。你讲吧,发生什么了?”



今天发生了什么9/3/2018



🌙⭐️⭐️🌙⭐️⭐️🌙⭐️⭐️🌙⭐️⭐️


我用月亮与星辰

为你谱一首华尔兹

异梦

晚安


昏黄的灯光微亮

搅乱了深蓝夜空云翻涌心上


I can see the sky
From America

I wonder do you see them, too



莫扎特聚聚……

服,我真的服

Bedtime Story

凉狗:

童话,有科学类BUG


疯狂产出】


-----


从前,在静谧无人的湖边生活着一只天鹅。它有洁白的羽毛和颀长的脖颈,所有动物都喜欢它,夸它是天鹅群中最美的。老鼠给它送来胡桃,兔子为它献上芬芳的野花,小鸟用动听的歌喉称颂它的美丽优雅。它总是谦逊地弯下脖颈,对这些友好的邻居表达感谢。


天鹅有许多爱慕者,其中不包括河妖。整个长江流域都是河妖的领地,它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五百年。河妖最喜欢的就是这片湖。


有一天,天鹅到湖边梳洗羽毛,突然从湖面探出一个尖脑袋。


“你是……海豚吗?”


海豚点点头,然后它看见了天鹅讶异的目光,不耐烦地说:“拜托,又不是只有海里才有海豚。”


“……哦。”


海豚沉入水中,消失了。


天鹅有点失神,不知不觉中下了水,游到湖心时,下方猛烈的撞击差点没把它掀翻。


海豚又探出头来,狡黠的黑色小眼睛盯着它瞧。


天鹅不甘示弱,翅膀一挥,泼了海豚一脸水。海豚迅速下潜,不一会儿又跃出水面,划出一道银色的弧线。


“你还挺有趣的嘛。”海豚笑嘻嘻地说。天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其他动物都夸它好看,被形容为“有趣”还是头一回。


后来的每一天,天鹅都去湖心找海豚玩。它们逐渐成了好朋友。海豚知道很多年代久远的故事,天鹅也乐意分享迁徙途中的见闻。


“你是从北方飞过来的吧。”


“对。我们在这里过冬,等暖和了再飞回去。”


“我从来没去过北方。”


“那里很冷。”


“这儿也不暖和。”


天鹅无法反驳。


……


“这里只有你一只海豚吗?我从来没见过别的海豚。”


“本来我和妹妹生活在一起,半年前它被人类逮住了,我历尽艰辛才找到这个没有人的地方。”


“呃,关于这个我很抱歉……”天鹅温柔的声线里满是同情。但是下一秒,海豚露出了恶劣的笑容:“这么好骗吗?刚才是我瞎编的,告诉你,我才不是海豚——”


平静的湖面上,倏忽掀起一层浪,无数的水珠汇聚在空中,捏成一团暗流涌动的水雾,依稀能看到狰狞的面孔。水雾俯下身去,天鹅登时感到一阵莫名的威压。


“我是河妖。”


天鹅瞠目结舌,以至于忘记了责怪海豚编造故事欺骗它的感情。


河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身份透露给一个年轻的天鹅——可能因为它们是朋友吧。它以前没交过多少朋友,几乎所有的动物见了它的真身都会抱头鼠窜。


“你不害怕我?”


“我为什么要害怕?”天鹅终于从巨大的震惊中缓过神来。


“……我是河妖欸。”这下轮到它吃惊了。


“你是我的朋友。”


“……嗯。”


“不过你为什么要变成海豚呢?”


“理论上来说我能变成各种水生动物,但我最喜欢海豚,我曾经有过一个海豚朋友,后来它死了……”它瞟了一眼天鹅,赶紧补充道:“这不是编的。”


的确不是编的。在天鹅出现前,那只海豚是唯一愿意陪它玩的动物。


“你是个很好的朋友。”天鹅最后说。


------


后来河妖还是经常和天鹅聊天。不在一起的时候,它就用雾蒙蒙的眼睛俯视天鹅和它的族群。


它注意到,有只鸟每天都衔一支凝着晨露的花送给天鹅。天鹅起初还推辞,后来它的花都在湖边堆成一丛了。


“你收它的花干嘛?”海豚仰着头问。


“我也觉得这样不太好,拒绝过,但它态度很强硬。”


“我觉得它喜欢你。”海豚定定地看着天鹅。见天鹅不说话,它有点急了:“我看动物没有错的,你要相信老人家的眼力。”


“我看出来了。”


“那你还收它的花?”海豚小心翼翼地:“难道你也喜欢它?”


“不,我婉言拒绝了。但它不依不饶。”


“这小子挺执着。”海豚干巴巴地说。


它们沉默了一阵,直到海豚再度开口。


“你快走了吧?”


“嗯,可能还有两周,再暖和些我们就飞回去了。”


河妖没来由地烦躁起来。它也分不清是因为天鹅快走了还是单纯讨厌那只纠缠不休的鸟。最后它决定发泄一下情绪,毕竟它是河妖嘛,又不是伟光正的河神。


嗬,那厮居然向天鹅跳起舞来了,天鹅会回舞吗?它都没见过天鹅跳舞来着,本就生得美丽的天鹅,翩翩起舞还不得美上天去?


意识到自己正在幻想天鹅舞姿的河妖赶紧让思绪回到现实。它想了想,变回了原形。


对面的舞蹈戛然而止。天鹅也一脸惊讶地看着它。


“人家对你没兴趣!”河妖低吼,黑压压的林子里惊走了一群鸟。


“我们走。”却没说去哪儿,天鹅犹豫着点点头,随即被一团水汽包裹着沉入水下。呼吸通畅,且视野极佳。湖水本就清澈,几条银色的小鱼横冲直撞地掠过它的身旁。


河妖带着它继续下沉,直至湖底。


“这湖好深。”


“不然怎么养活这么多生物?”


天鹅也曾把头伸进水中,却不能像现在这样惬意地观望整个水下世界。它触到了湖底的软泥,在经过湖水折射的阳光下,一切都随着微波缓缓地荡漾着,却比完全静止更加宁静。


“真的……太美了。”天鹅深呼一口气。河妖知道它是真心赞美。


它们在湖里游荡了一下午。


“今天谢谢你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我快走了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你还是海豚形态更可爱。”


“嗯……嗯?“


-----


“我们明天就走了。”


“你还会回来的吧?”


“当然。”


“那还要再等半年。”


“你能和我们一起走吗?河妖的话……”


“跨流域是不允许的。”河妖用上级河神的口音说。


“好吧。”


“其实是我的修行不够……再攒攒业绩,河神可能把华北那一片也交给我呢。”


“那你加油。”


“好。”河妖想说“等着我”,但感觉这句话没头没脑的,就闭了嘴。


“秋天再见。”


“再见。”


第二天一早,白色的大鸟们扑棱棱飞上天去,一只海豚从湖心探出尖尖的脑袋。


再见你时,你可能已经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了吧,海豚想。


-----


“愚蠢的童话。我不需要睡前故事,我又不是三岁小孩。”布兰德含糊不清地点评道,她已经快睡着了。


“我也爱你。”黛芙耸耸肩。


自称比三岁大一些的姑娘又开口了,嘟嘟哝哝的,黛芙俯下身子,听见她说:


“你压到我头发了……”